您当前的位置: 河北行唐 >>  行唐新闻
为行唐民间艺术奔波的非遗传承人——安素娟
http://xingtang.hebei.com.cn      河北行唐    时间:  2017-09-09 12:00

  河北新闻网(左志国)在广袤的行唐大地上,不论大街小巷,还是田间地头,人们经常会看到一位中年女性,她为了行唐传统文化遗产的挖掘与传承,为了行唐民间艺术的繁荣与发展,辛勤的奔波着、劳累着,默默地耕耘着、付出着。她就是《行唐村名歌》的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安素娟。

  安素娟,行唐县杨村人,中共党员,大学学历,现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曾任副乡长,县民政局纪检组长、副局长兼民宗局局长,县直机关工委书记;当选石家庄市党代会、妇代会、工代会代表,第五、六、七、八届县政协委员、常委;先后70多次受到国家、省、市、县表彰奖励。最近又被河北省委宣传部授予2017年度第四批“最美河北人”、被河北省省会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命名为“敬业奉献,实绩突出,石家庄市文明公民标兵”、县“十佳文化建设标兵”、“感动行唐十大人物”、“最美行唐人”、“优秀政协委员”等荣誉称号。她的事迹多次被国家省市报刊杂志及河北电视台、网络等媒体报道。2011年,退居二线的她没有像大多数人那样选择享受安逸的生活,而是怀揣着对保护行唐文化遗产的强烈热情和责任感,主动投身民间艺术和文化的挖掘、研究、整理工作中。经过6年来的躬身研究和辛苦奔波,在民间文化遗产保护领域收获了累累硕果。她主持策划的“行唐杨村秧歌”成功申列第五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行唐村名歌”成功申列第五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她积极对“杨村秧歌”进行抢救性挖掘,搜集编撰100多万字的秧歌剧本55部,中国文史出版了《行唐杨村秧歌》一书(上中下三册一套)。她对古辈流传的“行唐村名歌”进行深入研究考证,出版了30多万字的《行唐村名歌考释》一书。如今,她又开始了对行唐民俗、民间小话、歌谣、谜语、谚语、俚语、方言的搜集整理工作,目前已搜集整理小话、谜语、谚语、歇后语、歌谣等上万条(首)。

  濒临绝迹的秧歌成永恒

  杨村秧歌自古就在行唐及周边一带流传,安素娟的父亲就是当地有名的秧歌艺人。从小耳濡目染,她对秧歌非常喜欢,也有着把传统秧歌传承下去的强烈愿望。2011年春节回杨村老家,安素娟和乡亲们谈起了杨村秧歌的发展前景,老艺人们都持悲观态度,感叹“用不了几年就要没了”。看着老艺人们无奈地叹息,安素娟也心急如焚。“自己从小就在父亲的秧歌声中长大,不能就这样眼看着这门文化艺术濒临绝迹,一定要尽一份责任,让它传承下去。”基于这样一种信念,安素娟从此开始了多年的奔波求索。秧歌自古以来多为口口相传,现代生活让秧歌迅速式微,老艺人谢世致使好多传统剧本失传。因此当务之急必须从秧歌剧本的挖掘整理入手。

  有了想法,说干就干,安素娟就是这样一个雷厉风行的人。从此,她开始每天拿着个本子,带着录音笔、录像机走访请教杨村秧歌老艺人,了解杨村秧歌的起源、发展、传承、曲谱唱腔、传统剧本等。说起来容易,干起来难。剧本的挖掘整理工作十分棘手,一方面,千辛万苦找到口传手抄的剧本,台词已经污损、缺页,字迹不清而且还有顺序错乱、别字等问题,记录的准确、详细程度更是参差不齐;另一方面,一些剧本只有剧目,没有任何文字记载,只能凭唱过这些戏的艺人们回忆。走访的过程也不是一帆风顺,一些秧歌艺人年事已高,口齿不清,耳朵听不见,为了不丢掉一点资料,她只能耐心地和老艺人们反复交谈,有时在老人家一呆就是几天,而对一些比较长的戏,一去就是八九天,然后再根据口述材料,进行甄别整理。为了做到资料整理尽量完善,剧本剧情合情合理,针对已经整理出来的剧本中可能存在的问题,多次到高家峪、东西塔子庄、解家庄、东霍同等村找老艺人们核实。2012年正月,她到东霍同采访老艺人杜根顺,老艺人一听说是整理秧歌非常高兴,又说又唱,讲起每处戏的台词,他都记忆犹新。然而时隔两个月后她带着礼品再次去请教这位老艺人时,他再也没有以前那样清楚了。原来老艺人三月三得了脑血栓,脑子糊涂了。这使她想起了高尔基的一句话:“一个民间艺人的逝世,相当于一座小型博物馆的毁灭。”这更促使她加快了搜集整理的步伐,无论酷暑盛夏还是风雪寒冬,白天走村串户收集资料,晚上灯下执笔整理编写。

  为了把这些资料、剧本输入电脑,不会电脑的她又开始学习电脑操作,刚开始很生熟,一分钟也打不出几个字。经过长时间坚持,她终于熟练掌握了电脑的文档处理。但是,秧歌的台词都是行唐的方言土语,光知道音不知道字,如“扛嘚扛嘚捏饺子”、“捁杵捁杵和面儿”、“腌臜干哕”、“吃了个穴穴的饱”等等,有时为了一个字甚至找一个多钟头还是找不到。

  在此期间,时任河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的艾文礼到杨村调研视察,观看杨村秧歌戏,当场作出重要指示:杨村秧歌历史悠久,亟需深入挖掘、整理,真正使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下去。他还语重心长地对安素娟说:“你办了一件大好事,希望你继续做下去。工作中有什么困难,找宣传部门解决。”艾部长鼓励的话语让她非常感动,也更加坚定了她最初的想法,不论再苦再难,也要顺着挖掘整理杨村秧歌这条路走下去。

  秧歌剧本记录下来了,要想让秧歌真正成为永恒,必须为秧歌记谱。这方面,她得到了县文广新局有关领导及王凯老师的大力支持。她将秧歌近三十个曲调的录像给了王凯老师,王凯老师经过两年多的艰苦努力,并多次找老艺人更正,终于完成了秧歌的记谱工作。历经三年多的时间,杨村秧歌一书基本成型。2004年3月她背着厚厚的四本秧歌书稿到省市群艺馆征求专家的意见,专家们对她的工作给予大力支持,并提出了许多宝贵意见。她按照专家的意见进行修改后,又寄给了石家庄市群众艺术馆研究馆员、国家一级编剧王景恒老师,王景恒老师很快就给她回信,信中指出了一些有关剧本的格式问题,并还提出许多修改建议。又经反复修改,2015年4月,55个剧本100多万字的杨村秧歌一书完成,2015年年底出版。杨村秧歌在2013年被列为省市非物质文化遗产。

  传唱几百年的村名歌列非遗

  在整理《杨村秧歌》的同时,她还整理了父亲曾用秧歌八板形式演唱,并且流传至今的《行唐村名歌》。当她将这首歌让县作家协会主席刘鸣利和县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封国生看时,他们异口同声的说:“‘二十三社百里侯、三座堡六处仓,两万一千六百粮’,这是说什么的?都说出东门到庄头,你为什么出北门到庄头?”这一下子把她问住了,这让她萌生了考释行唐村名歌的念头。考释《行唐县村名歌》,比起整理秧歌来,材料搜集更难、工作量更大。村名歌和秧歌都流传在民间,但和秧歌不同的是,村民名没有一定的人传唱,好多人听说过但知道全部的人很少,歌中所涉及的村名许多有音无字,有的内容更是前后颠倒、七零八落,有的现在根本就没有这个村,有的村名叫法也与现在的叫法不同。这些都需要逐一校对、考证。考证过程中,作为政协委员,她利用县召开“两会”的机会,请教了许多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从中了解地名的历史和现状。之后,她又到县志办、档案馆、党史办、民政局、农业局、文化馆、图书馆等单位,先后查阅了清康熙19年(1680年)、清乾隆28年(1763年)和清同治13年(1874年)《行唐县新志》,以及1997版的《行唐县志》、《行唐县党史资料》(第二卷)、《中国共产党行唐简史》(第一卷)、《中国共产党行唐历史大事记》、《行唐县组织史资料》(第一卷)、《行唐县地名志》、《行唐县历史文化纵览》、《千年古县·行唐县地名文化丛书》和2010年《行唐县统计年鉴》1959——1962年新乐统计资料等相关资料,对照新旧县志、行唐地图等有关资料,将新旧村名仔细对照逐一考证,然后按原韵和所串路线补充完整。为将这些村名、地名考证准确以及地名的来历、村的基本情况、历史文化遗存、名人、传统技艺等,她走遍了全县百分之六十以上的村庄以及村名歌所涉及的山、水、寺庙等遗址,实地请教当地的老人们,走访相关知情者,记录下大量草稿,拍下许多照片,并进行修改、考究,对于复杂不清的地方反复进行实地走访了解、电话咨询。上碑是一块古老的地方,她连续在这里考察了十来天,因为劳累,嘴上起了泡,血压也升高了,但她依然不放弃,终于弄清了上碑的三大古,即“通天桥、太古石、三道腰的井”的来龙去脉。像这样的繁杂考证,在搜集整理过程中每每遇到,但是她不以为苦,反而乐在其中。

  经过考证,终于得出了这个版本的《行唐村名歌》形成于乾隆年间。相比于另一个版本的《行唐村名歌》,创作时间更早,传唱历史更长,更全面地反映了行唐的地名变迁,对于研究行唐地名文化有着更重要的历史参考价值。在她的积极努力下,30万多字的《行唐县村名歌考释》编篡完成,2015年年底出版。行唐县村名歌也于2012年被列为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她还被市、县授予“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称号。

  整理民间瑰宝不止步

  《行唐杨村秧歌》、《行唐县村名歌考释》不仅受到当地群众的称赞,也受到有关学者、专家的好评。了解她的人说“这是一部抢救地方民间文化遗产,造福后人的历史教科书,对行唐文化事业的繁荣发展功不可没。”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郑一民在给《行唐杨村秧歌》作序时说“其记录整理之认真、原始资料之丰富完整、注释考证之科学、叙述解析之全面,不仅给广大读者展现了行唐杨村秧歌的鲜活画卷,也展现了作者在戏剧学、历史学、民俗学、语言学、音乐学等方面的素养与功力。毫无疑问,这是一部填补历史空白的著作,不仅给广大读者和研究者提供了解、探究和欣赏行唐杨村秧歌风采的珍贵史料,也为各级政府保护、弘扬行唐杨村秧歌提供了科学依据。它的出版,必将对行唐杨村秧歌的发展与繁荣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然而在荣誉面前安素娟并没有止步,在整理这两本书的同时,她又开始着手搜集整理行唐的民俗、民间小话、歌谣、谜语、谚语、歇后语,俗语,将作为《行唐杨村秧歌》、《行唐村名歌考释》的姊妹篇出版。不论白天晚上,她走到那里就搜集到那里,那里有老人那里就有她的身影,听别人讲小话、说歌谣、猜谜语等。为确保整理出来的东西更全面,更具代表性,她还通过熟人朋友邀请社会投稿,而大家知道了她在搜集整理行唐的民间文化后,都表示支持,有的给她写纸条,有的给她发电子邮件,也有的给她发短信、发微信、打电话等提供素材。县政法委副主任刘振侠、农工委副书记王永强利用业余时间分别搜集整理小话20多个、歌谣多首,文明办原主任郄金环也搜集整理小话十几个。目前,已搜集整理小话70多篇,歌谣、谜语、谚语、歇后语、俗语、方言等上万条(首)。朋友们看到她整天劳累,有人劝她:“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又分文不挣,你这是何苦呢?”每当这时,她总是笑着说:“民间文化遗产的传承和发展,需要来自各方面的共同努力,我最大的心愿就是通过搜集整理,让后人记住历史,不忘祖先创造的辉煌,将祖先们弥足珍贵的精神遗产世世代代传承下去,发扬光大,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行唐乡土文化的传承后继有人。”她就是这样,凭着对乡土的热爱,对乡土文化的景仰,不计报酬,不求回报,却又以不输年轻人的工作热情,行走在行唐地域文化搜集、挖掘和整理的道路上,身形坚定,步履铿锵,自成风景。

关键词: 行唐|民间艺术|非遗|安素娟

稿源:  河北新闻网   责任编辑:  赵金龙
  相关新闻
行唐公安交警大队打响夜查路面防控战 助推创城工作深入开展
行唐县开展秋季灭蟑除“四害”活动
行唐县规划局全力做好信访稳定工作
行唐经济开发区公开招聘工作人员公告
河北行唐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 公开招聘工作人员公告
主办单位:中共行唐县委宣传部
备案序号:冀ICP备08003586号 技术支持:长城网
最佳使用效果:1027*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6以上